呵,母亲
作者: 舒婷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象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呵,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怕浣洗会使它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

呵,母亲,

岁月的流水不也同样无情?

生怕记忆也一样褪色呵,

我怎敢轻易打开它的画屏?


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如今戴着荆冠,我不敢,

  一声也不敢呻吟。

呵,母亲,

我常悲哀地仰望你的照片,

纵然呼唤能够穿透黄土,

我怎敢惊动你的安眠?

我还不敢这样陈列爱的礼品,

虽然我写了许多支歌,

  给花、给海、给黎明。

呵,母亲,

我的甜柔深谧的怀念,

不是激流,不是瀑布,

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古井。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