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舒婷


我无法反抗墙,

只有反抗的愿望。


我是什么?

它是什么?很可能

它是我渐渐老化的皮肤,

既感觉不到雨寒风霜,

也接受不了米兰的芬芳。

还有可能

我只是株车前草,

装饰性地寄生在它的泥缝里,

我偶然,它必然。


夜晚,墙活动起来,

伸出柔软的伪足,

挤压我,勒索我,

要我适应各种各样的形状。

我惊恐地逃到大街上,

发现相同的噩梦,

挂在每一个人的脚跟后。

一道道畏缩的目光

一堵堵冰冷的墙。


呵,我明白了,

我首先必须反抗的是:

我对墙的妥协,

和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全感。

1980.10.31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