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过去之后
——纪念“渤海二号”钻井船
遇难的七十二名同志
作者: 舒婷


在渤海湾

铅云低垂着挽联的地方

有我七十二名兄弟


在春天每年必经的路上

波涛和残冬合谋

阻断了七十二个人的呼吸


七十二双灼热的视线

没能把太阳

从水平上举起


七十二对钢缆般的臂膀

也没能加固

一小片覆没的陆地


他们象锚一样沉落了

暴风雪

暂时取得了胜利


七十二个儿子

使他们父亲的晚年黯淡

七十二个父亲

成为小儿子们遥远的记忆


站在岸上远眺的人

终于忧伤地垂下了头

象一个个粗大的问号

矗在港口,写在黄昏

填进未来的航海日记


希望的桅杆上

下了半旗


台风早早已经登陆

可是,七十二个人被淹灭的呼吁

在铅字之间

曲曲折折地穿行

终于通过麦克风

撞响了正义的回音壁


盛夏时分

千百万颗心

骤然感到寒意


不,我不是即兴创作

一个古罗马的悲剧

我请求人们和我一道深思

我爷爷的身价

曾是地主家的二升小米

我父亲为了一个大写的“人”字

用胸膛堵住了敌人的火力

难道我仅比爷爷幸运些

值两个铆钉,一架机器


谁说生命是一片树叶

凋谢了,树林依然充满生机

谁说生命是一朵浪花

消失了,大海照样奔流不息

谁说英雄已被追认

死亡可以被忘记

谁说人类现代化的未来

必须以生命做这样血淋淋的祭礼


我希望,汽笛召唤我时

妈妈不必为我牵挂忧虑

我希望,我受到的待遇

不要使孩子的心灵畸曲

我希望,我活着并且劳动

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

我希望,若是我死了

再不会有人的良心为之颤栗

最后我衷心地希望

未来的诗人们

不再有这种无力的愤怒

当七十二双

长满海藻和红珊瑚的眼睛

紧紧盯住你的笔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