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
——赠X
作者: 顾城


清明

淡紫色的风

颤动着——

溶去了繁杂、喧嚷

花台布

和那布满油迹的曲调……

这是水乡的小镇

我走来,轻轻的

带着丝一样飘浮的呼吸

带着湿润的影子

鲜黄的油菜花

蒲公英、小鹅

偷藏起

我的脚印


我知道

在那乌篷船栖息的地方

在那细细编结的

薄瓦下

你安睡着

身边环绕着古老的谣曲

环绕着玩具

——笋壳的尖盔

砖的印

陶碗中飘着萍花

停着小鱼

甲虫在细竹管里

发出一阵躁响……

你的白云姥姥

合上了帐幔

黝黑的小印度弟弟

还没有诞生……


我听见

鸟和树叶的赞美

木锯的拍节

橹的歌

拱桥和兰叶弧形的旋律

风,在大地边缘

低低的询问……

我感到

绿麦的骚动

河流柔软的滑行

托盘般微红的田地上

盈盈的芳香……

呵,南方

喃喃

这是你的童年

也是我的梦幻


……

嗯,你喜欢笑

虽然没有醒

是找到了,板缝中

遗落的星星?

那僵硬的木疖

脱落着

变成花香和雾的涌泉

北风,和东方海的潮汐

在你的银项圈中

回旋,缓缓……

是父亲绵长的故事?

是母亲

不愿诉说的情感?

……


我走过

象稀薄的烟

穿过堂屋、明瓦

穿过松花石的孔隙

穿过一簇簇拘谨的修竹

没有脚印

没有步音

排门却象琴键

发出阵阵轻响:

……!——……!——

我知道了

我有两次生命

一次还没有结束

一次刚刚开始


在你暂短的梦里

我走了,我走向四面八方——

走向森林

踏入褐菌的部落

走向弯弯曲曲的枝条和路

跃过巧妙起伏的丘陵

走向沙洲

走向大江般宽阔的思想

走向荆条编成的诗

藏进蜂窝、鸟巢

走向即将倒坍的古塔

烟囱、线架的触角

渗入山岳

——勇士的内心

潜入海洋

永不停息的吻……


在你醒来时

一切已经改变

一切微小得令人吃惊

现实只是——

蛛网、青虾的细钳

还在捕捉夜雨、余滴

梦的涟漪……

将归来

已经归来!

踏上那一级级

阴凉温热的石阶

踏上玄武岩琢成的

圆桌和柱基

在小竹门外,在小竹门外

做为一个世界

把你等待

1980年4月 绍兴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