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作者: 顾城


那是昨天?昨天

呵,总之是从前

我们用手帕包一粒石子

一下丢进了蓝天——


多么可怕的昏眩

天地开始对转

我们松开发热的手

等待着上帝的严判


但没有雷、没有电

石子悄悄回到地面

那片同去的手帕呢?

恰在老树的顶端


从此,我们再不相见

好象遥远又遥远

只有那颗忠实的石子

还在默想美丽的旅伴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