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一个青年在海滨
作者: 徐敬亚


我和咸涩的海风一起

徘徊在

长长的海滨——

大海,不睡呀

把皱巴巴的手绢儿

揉来揉去……

▲(涛声!滚滚失眠的涛声!)


……往事

在灰蒙蒙的海面上走

金色的童年

欢蹦乱跳地闪动

▲(涛声!由远而近的涛声!)


扬着浴巾,跑向大海

爸爸欢呼般地把我举向高空

沙滩。依然是

滑梯一样平缓的沙滩

走吧……腿

身体怎么竟这样沉重

多少个夜晚

任狂风扑打我的胸膛,象石头

我木然地站立着。不动

▲(涛声!闪电般锋利的涛声!)


一个人——不,一个孩子

就这样老啦

走呵……我走着

长长的海滨——

我,幻想过生活的大海呀

天蓝色的小航海家们

播种过鲜亮亮的理想和热情

结果,大海冲来了

海浪一层层漫上我的额头……

▲(涛声。涛声。)


就这样,把手插在衣袋里

默默地走

衣袋!……我曾失去很多很多呀

那一枚枚

积攒起来又遗落了的

金币一样的清晨和黄昏……

▲(涛声!暴躁不安的涛声!)


走,腿和思绪

年轻而刚健地前行

海风

凶猛地喊,把我推来推去

▲(涛声!涛声!涛声!)


告诉谁呢?大海

我——

过早地想到过死!

爸爸。砖一样厚的档案

血,陌生而又无声的眼睛

可是,我

也抢过鞭子呀……

旋转的传单,蜂拥的人群

惊叫。爆裂。翻滚……

▲(涛声!涛声!黑色的涛声!)


夜,真慢。真沉

只有海,围着长长的海岸

呼叫着。奔跑着……

我的喉咙也嘶哑过,哽咽过

以幼稚的心

追赶过一个疯狂的年代

苦辣的酒

我一杯接一杯地干过呀

疲倦。晕眩。真想躺下去,真想

多少次……不,不

轰隆隆,轰隆隆

▲(涛声!一声比一声洪亮的涛声!)


我们

诅咒过。抗争过,思索过

有时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涛声!涛声!)

▲(从每一层波浪里挣脱出来的涛声)


▲(涛声……涛声……涛声)

黑色的大海

黝黑色的

象亿万亩起伏不平的田垄

那是土地!那里面

流淌着人的混浊的液体(我们的!)

而眼前,却还没有绿色的森林

但,我相信

土地和大海——她们都懂

生长,在韧性地进行

脉溥呀,永远不是孤单的

此刻,在我身旁

一个黑脸汉子仰卧着

正一起一伏地掀动着宽阔的前胸


(涛声!巨大自鸣钟摆动般的涛声)

海。涛声。海……

让我想起历史

几万万年前

生命,就从这里爬上岸——

于是,火焰开始蔓延

智慧挽起力量,舞蹈

炮烟与壁画一起飘向长空……


(涛声!一百四十年前

也是这黑色的夜晚,涛声

黄河和长江,一起颤动

一个古老民族的双弦琴上

奏出悲壮的低音……

涛声!啊!惊叫的涛声!涛声)


……乌黑的炮筒,蓝霉菌似的眼睛

海岸呀,弯曲的脊梁上

拖着一根长长的辫子……

(涛声。涛声。涛声。)

我觉得,海面上

开来了无数只登陆艇……

(涛声!撞响在东方海岸的涛声)


掀荡。掀荡。掀荡

大海,过着一种

永恒跃动的生活

蛋壳遗失了,珊瑚虫一代代堆积

海的深处

含蕴着无数无数只生命

自由的鱼

海带飘拂的黑发,电鳗——

那喷射电波的精灵……


啊,比人类更古老

比万物更庞大的海呀

我——以整个生命

面对着你

在凝重的流质中

有一种旋律传导入我的心胸

年轻的我,和生活,站在一起!

生活!生活!生活呀

是的,我听到了一种声音

年轻,我还这样年轻!听到了呀

(涛声!一声声呼喊着我名字的涛声!)


大海

轰隆隆,轰隆隆地笑着

向我滚来

远方,闪着明明灭灭的灯火

我知道

有一个劳动者的位置在等候我

那里,是我贫穷而憨厚的小城


海,一层层漫过我的脚

伸出手,推我离去

走属于我的道路

一下一下,用强有力的节拍

把我撼动,撼动……


(涛声。涛声。涛声。

响彻黑夜,响彻海滨的涛声!)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