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责备我的眉头
作者: 徐敬亚


揭掉疮疤,让我忘记皮鞭,我不能够;

擦去唾液,让我忘记耻辱,我不能够;

拨开蒙翳,让我忘记风沙,我不能够;

扬起笑脸,让我忘记狰狞,我不能够;

  是生活教会了我思索,

  别责备我的眉头——


既然五脏里曾滚动过污血和毒瘤;

既然手术针正缝合着溃疡的伤口;

既然神经正编排着新的队形;

既然古老的纤绳正勒进我枯瘦的肩轴;

  那么,别遮掩我的痛苦,

  别责备我的眉头——

寒冬时我皱眉,那是因为阴风抽打着皮肉;

早春时我皱眉,那是因为霜雪还残留在心头;

如今我皱眉,是因为我总嫌世界热得不够;

将来我皱眉,是因为还要将温暖播撒环球;

  思考的路哇,一经开始便没有终点!

  别责备我的眉头——


弯弯的笑眉,能使心花怒放能够延年益寿,

可松懈的琴弦不能伴奏歌舞更不能射出箭头。

世弄上,如果只有哲学家思考,显然不够。

思维的大海都汹涌澎湃,普天下也不会洪水奔流。

  思考是生活的栅栏呵,

  别责备我的眉头——

我们的民族应该不习惯满足,应该不习惯于点头,

我们的国家不应该习惯于一个大脑指挥几亿双大手。

古老的黄河,给了我们太多的善良,太多的憨厚,

一辈辈的手脚磨出了老茧,大脑也不应该生诱!

  快补偿那失去了的沉思吧,

  别责备我的眉头——


牛顿皱眉,落地的苹果才敲醒了困惑的地球;

爱迪生皱眉,宇宙里才增添了亿万个额外的白昼;

马克思皱眉,人类才第一次懂得了自己的过去将来;

肖邦和达·芬奇皱眉,声波和色彩才获得新的自由;

  人类在思考中飞腾啊!

  别责备我的眉头——


现成的答案,总是灰暗,总是陈旧,

新鲜的谜底,永远等候勤奋的深求。

贫穷总是伴着愚昧姗姗而走,

科学和民主永远是难舍难分的同胞骨肉。

  啊,国土上“勤劳”和“智慧”已挽起了神圣的

   双手,

  加进思索的汗水定能浇灌出沉甸甸的丰收!


我的额头有一条大江奔走,

我的额头有一万张大犁在开沟……

条条皱纹,那是我层层的心潮呵,

每一次心灵的颤动,都荡起汹涌的海流!

  我的眉头,倒拧的眉头,俯冲的眉头,

  象两道长长的翅膀,张弛起落,舒展自由!


啊,在生活的海洋上你扬落翻飞吧,

那是我上下奋翮的——

思想的海鸥!

1979.12 初稿

1980.2  再改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