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作者: 骆耕野


雏鸟扑上柔软的柳丝

摇荡着鹅黄的钟摆


季候的时针 吃力地转动起来

摇落了树桠擎起的蜡台

冰雹在瓦屋的定音鼓上

敲打着疯狂的节奏

拾柴的孩子

捧住每朵玲珑的雪花

花纹在掌心模糊起来

映出孩子眼里

渐渐合拢的夕暮


二月

你这残酷的季节


从冰结的河湾那边

晚风把冬天碎裂的声音

送进城市的梦里

汹涌的春色

涨上积雪的山腰

雪山的尖顶,象漂浮的冰山

在树冠的海浪中缓缓沉没

冰上的梦融化了

风揭开雪花的粉盒

在山峰的脸上涂抹

寒流象一个笨拙的泥瓦匠

修补着破裂的冰层


二月

你这沉闷的季节


风尖啸着

干涸的河床

不再绽放出蔚蓝的花朵

原木搁浅在河滩上

象放逐的命运和被遗弃的爱情

萎缩着干瘪的乳房的草垛

招来一群怨气冲天的麻雀

犁,却默默地弯下身躯

把霞一般的愿望交给土地

车轮颠过泥泞的山路

痛苦而执著地向前伸展

霜风里,风筝纯洁的飘带

闪闪烁烁


二月

你这严峻的季节


雪花断断续续地飘落

夜雾挟带着冰凌

把山林和溪桥封锁

垃圾堆上的残雪

散发出腐臭的白雾

太阳瞧不见的地方,冰晶

在缅怀银色的王国

阳光却点燃了每一根柳丝

每一条绿色的导火索

血潮在芍药的脸颊上

哔哔剥剥地烧灼,世界

从一颗种籽胀痛的心房里

骚动着开花的欲望

蝌蚪象无数黑色的音符

把溪流谱写成无字的歌


二月

你这悲壮的季节


雁阵溃散了

老人久久地翘望苍穹

寻觅寒流撕碎的心事

杜鹃的凄鸣中

梅芯象浓红的血珠

从春之心上簌簌滴落

咬破蛹壳的蝴蝶

在低回的炊烟里

交换出狰狞或瑰丽的幻象

为了不再盲目

被暴风雪折断的桦树

探出一叶绿茸茸的耳朵

窒息了一冬的种籽

在倾听春雨的足音

板块下的蚯蚓

等待着锋利的犁刀


季候的钟摆摇荡着

一阵紧似一阵的风沙

在天空和旷野

在未来和现实之间

扬起二月烟尘般的思索


二月

你这新旧交替的季节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