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宿舍
作者: 邵璞


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宿舍

我们没有理所当然的借口

就是想去坐坐


那天大家说了很多、很多

尤其那位玻璃似的女同学

平时她象一股羞涩的风

匆匆地一闪而过

那天却象仲夏的雷阵雨

“哗啦啦、哗啦啦”一直下着


开始我们议论黑格尔

讨论马克思主义哲学

后来扯到“飞碟”一般的世界

最后终于谈到

一种种别扭又时时都有的感觉

紧张严肃,却不团结活泼的

学习和工作

底菜一样的周末

形形色色的人的性格

萨特和弗洛依德


我们感觉有一大堆的为什么

那迎风飘摆的长裙和瀑布似的长发

不是女同学的美吗

怎么却象红色信号灯

男同学见了就躲

不然大家就要议论他有点那个……


不是吗

我们常常一样夜不能寐

一样常常躲进潮乎乎的盥洗室

把烦恼发泄到脏衣服上

一样忘不了对照巴掌大的小镜子

和路旁的一块块玻璃窗户

不放过自己一根被风吹乱的头发

也常常一样在深夜散步

希望和等着……

可一天又一天,一瞬又一瞬

碰到的一刻

不是目光回避

就是擦肩而过


我们有一双双明亮的眼晴

需要注视和认识所有的眼睛

和跟眼睛一样的一切

我们能看透一本本线装的历史书

能注释《小逻辑》

怎么就识不破一个抽象的性别

等什么?怕什么呢

又有什么不能理解


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宿舍

去了,真的,下一周我们还要去,那天

眼睛里升起一轮太阳

爬满喇叭花的窗外

荡漾起一支光芒四射的歌,真的

即便没有苏小明

没有《大众电影》《大篷车》

我们也不会感觉时间象个包袱

把心消磨在香烟和梦里

我们不在象一片空白似的

那样单纯的纯洁


我们开始珍惜每一分钟

热爱这五彩缤纷的集体生活

因为它不再是一、两本书

二十几节课

朦朦胧胧地跟着读

背诵和默写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