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天和今天
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诗人,他……
作者: 邵璞


天黑了

每条嘁嘁喳喳的小巷都睡了

末班车也已开出

他还没躺下

闹钟嗑着时间,嗑着他


许多人传说

他老了


他是开始变得象琥珀

象那片秋天里深红的夕阳

象从大海心脏游上岸的一朵浪花

他琢磨出数不清的雨花石

他曾是春天里的桑蚕

可他的青年时代遭遇了梅雨季节

留给他的只有花了的眼睛

和斑斓的白发

他离不开拐杖了

怎么能象比春天更明媚的姑娘和小伙子


二十五岁时,他晚婚

没想到一晚就是二十四年

四十九岁

他结婚……


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

添了一个人,又添了一个

依然只能听到“沙沙沙”的笔声

他规定每天只和妻子谈半个钟头

半个钟头温柔体贴的话

他很爱她


妻子等着丈夫

孩子等着爸爸

读者等着诗

他自己呢?


他说:“年轻不能以年龄计算

   应该以心灵……”


他老吗

他的笔象他的血管一样

颤抖着但依然流淌着

他拄着拐杖和孩子们去公园坐木马

年轻人要他回忆童年,他又糊了一只风筝

他的诗也是一块琥珀

他海一样背着太阳跑着,跑着

脸晒得那么黑


你看他秋天般笑着

你看他那时间一样的步伐

那满头雪一样白发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