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我和乌鸦
作者: 叶卫平


当西部山峦的那颗太阳

炫耀最后的辉煌

我从东部的地平线走来的

乌鸦,唱着沉默的清醒

站在我的肩上


当枯瘦的躯体撑着沉重的头颅

被遗弃的向日葵开始思想

乌鸦,在我头顶飞翔

我和它的投影是浓墨的“!”

醒目地写在大地上


当晚钟在天空的中心回响

巨大的音波漾向四方

乌鸦,在我前面的小路上跳跃

我们同是钟声中的两个音符

起伏在庄严的山脉上


当很红很红的月亮升起

象一颗奇异而陌生的朝阳

乌鸦,站在我的掌上

用一对理性的眼睛

凝视闪烁了亿万年的星光

1974.11


朦胧诗www.menglongshi.com